首页 搞笑段子

一天有一个妇人带着她的小孩去坐火车,一个欧巴桑经过她座位旁时,看见了这个小孩,忍不住摇摇头轻声说句:唉!怎么有这么丑的小孩!
妇人听了以后忍不住哭了出来,不知情的列车服务小姐看到妇人不知为何哭得如此伤心,于是想安慰妇人便对妇人说:你不要再难过了,先喝一杯水休息一下,哦,对了,这里还有一根香蕉,就给你的猴子吃吧!

偶有次开车,有个美女同事搭车,一坐我旁边,偶特紧张滴说:把安全套带上!美女以后再不理偶了

一位姑娘急需搭车去机场,可总也没有顺路的车。无奈之中,姑娘拦住一辆车,对开车的小伙子说:如果你送我去机场,我就让你看我做盲肠手术的地方。小伙子打量了一下这位穿着时髦而且性感的姑娘,非常高兴地同意了她的要求。
  在去机场的路上,小伙子心猿意马,几次问道:你什么时候让我看啊?姑娘笑着说:别着急,一会儿就会让你看到的,我保证。
  机场快到了,小伙子再也忍不住了,对姑娘说:快让我看吧,拐过前面那个弯就到机场了!姑娘爽快地说:好吧,你看,我做盲肠手术的地方就在前面拐弯的那家医院里。

邮递员为了把一张生日卡送交灯塔管理人,划了很久的船,海上的狂风巨浪很危险,邮递员心里很是不高兴。
  只为了一张生日卡。邮递员小声说。
  如果你再嘀嘀咕咕,灯塔管理人说,我就要订阅日报了。

一个律师开着一辆新买的奔驰车上班,准备向同事炫耀,下车时一辆卡车擦身而过,撞掉了他的车门,律师拿起电话就抱了警,警察来后,律师向警察大声吼道:我昨天才新买的车,这一下就全让该死的卡车毁了!
  警察诧异地看着律师说:难道你们律师就这么注重物质上的利益,其它的你们都不关心吗?
  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律师问到。
  警察说:你没有注意到你的胳膊肘部以下什么都没有了,你的胳膊被撞断了!
  律师低头一看,不禁发出一声凄掺哀号:完了,我的劳力士怎么也不见了!?

有一次我一人坐长途车远行,有一个妙龄女郎问我她可否坐在我身旁,我不禁开心不己。我们很快就谈得非常投契,她害羞地告诉我,她是第一次一个远行:我妈妈吩咐我要坐在我认为可靠的人身旁。我看你长得真像我老爸!所以我很放心。

在一个偏僻的村庄一条羊肠小径上有一根笔直的电线杆说也奇怪那儿常常有人翘辫子最近一对年轻男女不小心骑车撞到当场毙命 一天晚上,妈妈带着五岁的阿伦经过,那儿阿伦突然说妈妈 电线杆上有俩个人妈妈牵着他快速走开说道小孩子不要乱说!
  但是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有一天,一个记者来访,叫阿伦带他去看,阿伦大方的牵他去到那儿,记者问在那?阿伦指指上面记者抬头一看电线杆上.....有交通安全 (人人)有责

在火车上,一个罗锅和一个秃子不知为什么吵了起来,非常激烈。忽然秃子停住嘴,仔细地打量着罗锅,说:哎呦呦,我怎么看你那么面熟呢,哦!我想起来了。他伸出手摸着罗锅的后背接着说:您不是那锅炉厂的‘高峰’吗?你瞧瞧这是怎么了,我俩还能打起来?罗锅知道他是在讽刺人,也不甘示弱,把秃子打量一番,也假装想起来了,伸手摸着秃子的光头,说:哎呦呦,我当是谁呢,你不是灯泡厂的‘赵(照)光明’吗?
这时,乘务员来劝架,说:二位都少说几句吧。这时,旁边有个独眼龙不高兴了,他想俩人吵得那么有意思,你过来算是干什么的?他一眼看到那乘务员是个麻子,就说:是呀是呀,就看在乘务员的面子上就算了。乘务员一听就急了,回头一看原来是个独眼龙,马上火气就下来了,说:可不是吗,咱们遇到什么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没事了吗!


一天傍晚,在一条偏僻的大道上,一个小男孩骑自行车把一个老大爷碰倒了,老大爷跟小男孩说:路这么大,一个人也没有,为什么你偏偏撞到我?
  小男孩说:老大爷,你看这条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撞你,我难道还有其他人撞吗?

一天,三个数学家和三个社会学家坐火车。
  车厢的工作人员来查票的时候三个数学家挤进了厕所,查票的走到厕所敲了敲门,从门缝里伸出一张车票……
  等查完票后,三个数学家便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三个社会学家把这件事看了个从头到尾。
  又一次,还是这6个人坐火车,等来查票的了,三个社会学家也挤进了厕所,听到敲门声便伸出一张车票……
  这次敲门的是那三个数学家,他们拿了车票马上又跑进另一个厕所。

警察讯问某次交通事故的唯一见证人: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史密特。
  警察命令他说出真实姓名。这人说:警察先生,请您记下威谦·莎士比亚这个名字吧。
  警察说:那好,你不要用什么史密斯之类的谎话来愚弄我。

公交车在等红灯时,一男子叫道:司机,开一下门,我要下车。
  这里是站牌吗?司机怒道。
  就因为这里不是站牌我才给你说一声。
  司机无语。


一辆汽车停在边境,海关人员上前检查车上人的护照。
  先生,你的护照确无问题,他对坐在司机座上的人说,但是,你能证明后面的女士是你的太太吗?
  那人回头厌烦地看了一下那个女人,然后对海关人员悄声说:如果你能证明她不是我的太太,我情愿把她送给你!

路边的栏杆旁,一青年一边擦着额上的汉,一边神色慌张地看着大街。这时候,一辆老爷福特车慢慢从街角驶过来。车内的女人紧抓着方向盘,全神贯注地向前看。车驶近时,青年拼命地对她做手势,大声喊着。
  他对他身边的朋友说:那是我太太在学驾车。
  朋友不解:你要是坐在车上教起来不是更容易些吗?
  也许。他回答,不过,她和那部车都已保了险,而我还没有。

小李有一天陪他太太逛街,穿过一个没有天桥的快车道,被一位值勤的女警员发现,便走过来对小李大声吆喝。
李太太大怒说:除了我以外,那个女人敢对他大声吆喝?